• 欢迎光临51fitness    
  • 我的购物车(0
    当前位置: 首页 > 运动资讯 > 挑战魔鬼沙漠马拉松

    浏览历史

    挑战魔鬼沙漠马拉松
    51fitness.net / 2016-08-17

    阿曼沙漠马拉松赛,6天,全程165公里。我背着所有个人物资,在40度高温下跑完了全程

    “疯狂的地方——就能碰到疯狂的人。”始终面带笑容的意大利人迪诺•博内利(Dino Bonelli)说。他是我的帐蓬宿友与长跑搭档。他指的“疯子”是我与他以及其他约75名参赛者,所说的“疯狂地方”就是位于阿曼沙漠腹地。从Bidiyah村到阿拉伯海(Arabian Sea)总共6天、全程为165公里(约102英里)的赛程,我们已跑完了一半,而且是在背负所有个人物资、在近40摄氏度的高温下穿越松软的沙漠。不能否认,这实属疯狂。

    第三届阿曼沙漠马拉松赛(The third Oman Desert Marathon)于11月初拉开帷幕,Bidiyah村村民身穿白色长袍、腰里别着剑与iPhones,为我们表演了象征开赛的舞蹈。我们随后开跑,背着行囊沿公路跑了大约100米就进入了沙漠地带。10分钟后,就彻底离开Bidiyah村地界,向沙漠深处跑去,接下来的6天完全与尘世隔离。

    最初的10公里我跑得还算稳定。我的背囊很沉,但它们设计得颇为精巧,所以几乎不影响行进。我努力跑到第一个服务点,在这儿给水壶补充饮水。


    此时沙漠里的沙子已经变成了类似英国海滩的那种细砂。几周来,我一直告诉同伙实际情况不会是像今天这样的。我自己曾想象过跑在被汽车反复辗压后的、或是太阳长时间炙烤过的干硬路面上。我认为不会在如此松软的沙地上进行比赛。但过了第一个服务点后,我们就进入了沙丘地带,沙路面要比先前坚硬得多。这与在英国穿越沙丘大同小异,但是此地的沙丘更高、太阳也更为毒辣,自己如同被老虎钳夹着一般,不断受到挤压,仿佛一点点要把你的灵与肉拧干。

    作为跑过6项马拉松赛事的老手,我曾兴致勃勃地看着好友参加极限运动。随着马拉松赛跑的普及(如今差不多常态化了),所谓的“极限”赛事也是遍地开花。如今,每年的极限型赛事安排得满满当当(50英里长跑、甚至100英里长跑、或是自行车大赛以及更为恐怖的铁人三项赛),新型度假方式也随之应运而生——休假期间,参赛者不远万里前去参赛。很多赛事于是借助抽签系统以应对蜂拥而至的参赛者。阿曼沙漠马拉松赛是设立不久的赛事,首届赛事于2013年举办,与参赛者近1.5万人的摩洛哥撒哈拉沙漠地狱马拉松赛(marathon des sables)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我深深被此项赛事吸引,并非仅仅是由于它考验体能极限,而是可以花一周时间穿越沙漠、远离尘世喧嚣、尽情忘我地体验,而且自己需要随时应对险象环生的沙漠环境而不是搭乘4冲程汽车或是骑着骆驼舒舒服服地穿越沙漠。艾里克•布里默博士(Dr Eric Brymer)曾说:可以亲历而非远观大自然是投身极限运动最常见的动因。“极限赛事完成者深入了解了自己的潜力,”他说,“因此,他们对自己有更好的了解。”艾里克•布里默博士是曼彻斯特城市大学(Manchester Metropolitan University)教授体育与运动科学的教师,同时又是研究极限运动身心健康的研究员。

    我也希望自己完成极限赛事后,能面目一新,对自己有更深了解。但我距离这个目标仍任重而道远。

    我不断在想硬质沙地很快就会出现,但翻过一座座起伏的沙丘,却发现沙质越发松软。第一天21公里的赛段临近终点时,我差不多是以走代跑,但即便如此也异常艰辛。尽管这样,没人在这期间追上我,因此我认定其他选手也是以走代跑。

    抵达终点后,露营地已搭建完毕:柏柏人(Berber)的大帐篷一面大开着。我们每天的宿友是固定的,在一周时间里,彼此也就慢慢建立了友情。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也是这些赛事的魅力所在。我发现多数室友是意大利人,除此之外,我的宿友还包括一位英超球员的母亲、一位比利时生物工程师、一位性格开朗的南非人以及一位英国军人。我在帐篷阴凉处倒地而睡,深为自己完成首个赛段高兴,并寄希望于明天能是硬质沙地。

    但接下来的两天,沙路毫无改观,第三天仍是依然如故。事实上每一天的赛段都是起伏的松软沙丘。旗帜标示着方向,但有时彼此之间距离间隔太远,自己似乎感觉永远无法企及。待跑到插在沙丘顶的标识旗杆时,却突然发现远处的下一竿标旗,于是继续费劲挪动步子,在能跑的地方跑,跑不了的地方则步行。最糟糕的是沙子看似坚硬,自己于是开跑,结果却踩到松软沙子,此时的大腿却不听使唤了。这类情况接二连三发生。

    渐渐地,我学会了如何辨别沙质,哪些为硬质沙粒堆。内含碎石表明沙地更为坚硬,骆驼脚印也是很好的标识物。骆驼似乎清楚如何以最佳路线穿越沙丘地带。

    我们每天不断消耗随身携带的冻干食物与蛋白块,身上的背囊也就变得越来越轻。尽管在狭小的背囊内尽可能多装高热量食品是诀窍,但也就难以再兼顾食品种类与口味了。

    跑完第四天,我似乎适应了这一切。第五天的赛程是最长的一段,长达26英里385码(约42.2公里),完全等同于马拉松赛。比赛前,我们在帐篷里围站成一圈,组织方念了截止目前为止前20名选手的名字。这些选手将晚出发两小时,我也名列其中。

    坐在优秀选手阵营等待时,我深感自豪。我们挥手送别其他选手后,回到帐篷做最后的准备工作:给水壶灌满水、补充电解质、处理脚上起的水泡、涂抹防晒霜以及缠好护腿(防止鞋子进沙子)。空气里弥漫着紧张气氛,真正的较量开始了。领跑的男选手是摩洛哥人与约旦人,他们从小就适应沙漠环境,尽管领跑的女选手是瑞典人伊丽莎白•巴恩斯(Elisabet Barnes,她也是今年的摩洛哥撒哈拉沙漠地狱马拉松赛冠军)。我问她成功秘诀时,她笑着回答道:“在沙地跑步有技巧。”但此时临时抱佛脚显然已无济于事。第五天的比赛开始了!

    身居快组也有不利因素。我很快就掉队,形单影只;这又是夜跑赛段,由于我落到了最后,因此警察开着警车在后面一路护卫。

    这就是自己想象中图画书中的沙漠世界:蝎子、蛇与骆驼、大风吹就的沙丘以及扑面而来的阵阵热浪。但唯一的“幻景”就是组织方每天给我们灌的迷魂汤:后续赛段会更容易跑;而事实上艰难程度日甚一日。在第五天赛程开始前,组织方说10公里后的赛段会是硬质沙路,然而沙面却越来越松软,就如同吞噬双脚的流沙。夜幕降临时分,我仍在咬牙跑着。仅仅借助头灯的微弱圆光,我无法判断前方是上坡路还是下坡路。我跑得越慢,心里就越骂组织方的胡说八道。此时的我见啥都是气不打一处来——不管是擦伤大腿的灌木还是已经无比昏暗的太阳能赛段标示灯。

    但要完成赛段,我就得给自己打气。我不断自言自语,鼓励自己跑下去,但却无济于事。我思想上已打了退堂鼓,已经无心恋战。然而,这正是极限挑战的意义所在——也就是我们参加这项赛事的原因所在。我停下来,仰望繁星满天的夜空,再次提振精神,凝听自己的呼吸声。

    我只有现在坚持,把时间、名次甚至终点都抛至九霄云外,才能一步一个脚印继续前行。豁然开朗后,我又开始踏上征程,心无旁骛地专注于头灯照在地上、上下摆动的小光圈,水壶里晃动的水则犹如有节奏的战鼓激励着我。工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成功抵达了终点。

    回到帐篷休息时,时间早已过了午夜。迪诺与英国佬罗布(Rob)见我精疲力竭,帮我脱掉鞋子、添满水壶后,才钻进睡袋休息。我对此感激涕零。

    前一阵子,我顶着酷暑、耗时3个小时17分钟,在肯尼亚海拔5500英尺的尘土飞扬的小路上跑完一次马拉松。但今天,同样的距离我耗时长达7小时35分钟。

    一位意大利选手耗时10小时艰难完成赛段返回帐篷时,祸不单行地又踩到了蝎子。好在现场医生及时施救,他可以归队参加第二天一大早的最后一个赛段。

    我们参加极限赛事图什么呢?在6天的赛程中,这个问题不断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多次参加极限马拉松的老手尼克•米德(Nick Mead)曾说自己之所以参加,是因为现代生活太过舒适与安逸,他渴望更大的人生挑战。

    “我一旦在3小时内跑完马拉松,”他说,“我就需要新的挑战。我在意的似乎并不是跑得更快。极限赛跑更像是一场历险,孤身一人在黑夜中奔跑,它最为惊险刺激。”

    Talk Ultra播客创建者伊恩•科利斯(Ian Corless)说,自己从铁人三项赛“升级”至了极限马拉松赛。“当初有人问我为何不再参加铁人赛,”他说,“我回答道:‘本人已不再有恐惧感。’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完成赛事,我需要不断超越自我极限的感觉。我喜欢挑战未知领域,一鼓作气完成后对自己说:哇塞,我真的做到了!此时,跑完自己首个马拉松后的所有感受都涌上心头,但满怀激情。”

    与我一起参加阿曼沙漠马拉松赛的同伴中,还有一位名叫古德龙•多泰尔(Gudrun Dautel)的德国老太太,她已是65岁高龄,跑完第一天后,我发现她已是精疲力竭,于是问她参加的原因。她回答说:“我没想到自己有这么美满幸福的家庭。”

    这时,她68岁的老公汉斯马丁(Hansmartin)也插话说:“因为我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事实上,我问的每个人内心都有着相同的理由:需要超越日常生活的领域,直入内心世界以及接受挑战。

    “回到家后依然感觉很爽。”米德说,“回到家后的第一天晚上,洗完热水澡后睡在床上,看着整洁的床单——感觉是超级享受。你会对一切心存感激。”

    阿曼马拉松赛的终点设在海滩。经过在沙漠的6天艰难跋涉,扔掉背囊、一头扎进大海的温柔乡尽情随波逐流,知道此等赛事此生再也与自己无缘了……直到有朝一日,自己再次萌生参赛的疯狂念头。回到帐篷休息时,迪诺早已又有新规划了。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在线咨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