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51fitness    
  • 我的购物车(0
    当前位置: 首页 > 运动资讯 > 骑行在斯洛文尼亚

    浏览历史

    骑行在斯洛文尼亚
    51fitness.net / 2016-11-11

    骑行在斯洛文尼亚

    张璐诗:斯洛文尼亚境内50%是喀斯特地貌,已发现一万多个形成于两百万年前的溶洞。最佳交通工具是自行车。



    重访前南斯拉夫国度斯洛文尼亚,我接受了本地人的建议:要看真切这个50%是喀斯特地貌的小国,了解当地人的生活状况,最彻底的方式是骑行。由此果真令人大开眼界:绕着西南部有时出现、有时消失的采尔克尼察(Cerknica)湖骑行、在恍如托尔金笔下魔幻地底宫殿的钟乳石溶洞里坐小火车、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河里“游船”,等等。

    骑累了,在超过150年的葡萄酒庄里停留片刻喝一杯当地特产葡萄酒,听主人讲述二战后南斯拉夫统治时代以来的生活变迁。一路上,印象最深的依然是斯洛文尼亚的多元性格和复杂身份。毕竟,这里频繁经受奥地利、意大利、匈牙利和克罗地亚多国影响。

    如今通用于各国的地质名词“喀斯特”(Karst),又叫岩溶地貌,就因19世纪时地理学家们最早在斯洛文尼亚的“Kras”高原系统研究岩溶地貌而得来。与此相对,中国的云贵高原等地区,素来就以千沟万壑的喀斯特地形吸引各国游客。这次,当我绕着受岩溶地貌影响而有时出现、有时消失的采尔克尼察湖骑行前,先获知了中国的喀斯特地貌专家经常到这一带喀斯特地形的发源地做调研,并与中国的岩溶地貌做比较。


    采尔克尼察盆地与云贵高原相似,都担当得起“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的描述。雨水多起来的春季,地下河会慢慢涌上地面,两三周之内就形成了大湖。我到达的时候,虽然过了丰水期,但还能跳进湖里游一会儿,并看见旁边有人在钓鱼。再过两周,由于夏季少雨而晴朗,湖水将会慢慢渗入土里的水孔流干,直到整个湖消失,只剩下大草原。渔夫来不及收集到水库里的鱼,就会引来林子里饥饿的棕熊。不过据说这里的村民跟棕熊之间和睦相处。我骑车拐进森林前被告知,只要记得遇到熊崽时拍照别离得太近就行,母熊可不会手下留情。

    熊没有遇到,但骑行经过浅滩随处可见青蛙和蝌蚪,倒是顿时令童年时学自然课时的记忆活现眼前。本地人指着对面的山头告诉我:“那是我们的巫婆山”。在岩溶特殊地貌还没有做出科学解释的16世纪,人们相信这里变幻莫测的气候都是山上的巫婆“煮”出来的。而对于湖有时出现、有时消失的现象,这里则流传着一个爱情悲剧,16世纪的作家Georg Leonberger将此地称为“伤心湖”。

    雨水对石灰岩经年累月的溶蚀,造成地表上升下沉,采尔克尼察湖区内天然形成了好几道石拱桥。我们骑车到山林深处,停下来拾级探索这毫无人工雕琢的自然美景。面对石拱桥的水中倒影,真有点“小阳朔”的亲切感。

    从Stanjel骑行到意大利边境附近的Sežana,我经过了中世纪时牧羊人留下的石灰石生活遗迹:古老的石墙、挡风避雨的石头小屋,还有红色土壤上一路天然形成的石灰岩天然雕塑。

    骑行到Sežana附近时,我留意到了山坡越来越密集的葡萄园。拐入Dutovlje镇,不久就看到一处醒目的酒庄指示牌:Štoka。我们刚好骑累了,于是按响门铃,并因此意外地认识了由石灰岩土质熏养出的本地特色葡萄酒。

    应门的酒庄主人Tadej不过31岁,但他们家族从1839年就开始种葡萄酿酒,Tadej已是第六代传人。8岁时,他就由祖母带着,在加了水和糖的葡萄酒杯中得到了“品酒”启蒙。Tadej为我们介绍了这个区域特产的红酒Carsus:这个源自凯尔特的词是“石头”的意思,正好象征这个地区与岩石的密切关系。Tadej的母亲捧出了一整块自家风干腌制的火腿切片,为我们配制下酒物。这样在欧洲随便一个餐馆里至少要卖10欧100克的上乘火腿,在Štoka家是品酒随送。最特别的是,我在酒窖里居然看到一个用石灰石制造的奶白色酒桶。Tadej告诉我,这是他某天晚上做梦获得的灵感。

    然后我们来到了Ostrouska & Pelicon餐馆吃饭,这个房子同样能看出当地特色:坚固得令人想起城堡的这幢房子由石灰石建造,走进里面有一个露天四合院,餐桌摆在葡萄架子下,旁边还种了一树薰衣草。




    岩溶地貌为当地人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是肯定的。1818年,欧洲最大的地下钟乳石溶洞——波斯托伊那溶洞(Postojnska)内部奇景被偶然发现。当时人们正准备在已发现的溶洞内装上照明,以迎接奥地利皇帝哈布斯堡的来访。其中一位工人卢卡·契奇无意中翻过石林、越过地下河、消失于黑暗中。他返回时激动地大叫:“这就是新世界!这里就是天堂!”

    乘坐小列车,经过装饰着多盏大吊灯的溶洞宴会厅——据说很多人选择到这里来举行婚礼,如同弗兰肯斯坦的哥特世界,或是托尔金笔下《魔戒》中妖兽出没的地下王宫,呈现眼前。每100年才长1厘米的钟乳石,在过去两百万年里被不间断的水滴下溶蚀,并形成了驱动想像力的地下雕塑世界。如今斯洛文尼亚境内已发现一万多个形成于两百万年前的溶洞,这个数字每年还在不断增加。给我做导游的27岁小伙子,从10岁开始探洞。他说,每发现一个新的溶洞,一脚踏进去时,就很有探月式的“人类一小步”的自豪感。

    当我听到越来越大的水声时凭栏俯瞰,一下就被惊住了:地底25米深的地下河形成一个小瀑布,岩洞内上下、四周分不清是水汽还是雾气,茫茫一片在眼前。此时心内涌起对这个黑暗王国的敬畏时,也想起了白居易《长恨歌》中的描述:“上穷碧落下黄泉”。

    从前在课堂与书本里获得的知识,从来没有如此贴近过现实。上路旅行随时的发现,却一再刺激我不自知的对考古、历史的求知欲。比如,当我面对眼前只隔了2厘米、在黑暗中游动的溶洞“人鱼”(拉丁学名Proteus Anguinus)时,光是想象这种罕见的生物已经存活了几百万年,就令我激动。我迫切地希望了解更多,哪怕再行千万里路。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在线咨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