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51fitness    
  • 我的购物车(0
    当前位置: 首页 > 运动资讯 > 体验横渡海峡的帆船旅行
    relaxfitness RD1767跑步机

    relaxfitness RD1...

    ¥3800元
    relaxfitness RD1767D跑步机

    relaxfitness RD1...

    ¥4180元
    relaxfitness HD65高端智能跑步机

    relaxfitness HD6...

    ¥8280元
    relaxfitness HD6702豪华电动跑步机

    relaxfitness HD6...

    ¥5800元

    浏览历史

    体验横渡海峡的帆船旅行
    51fitness.net / 2016-11-11

    体验横渡海峡的帆船旅行

    这是欧洲最新锐的玩法,乘风力帆船横渡英吉利海峡。我们从法国布列塔尼港开到英国,航程7天,夜间险象环生。船上还载有“生态运输”葡萄酒。

    在Chenal du Four起伏海浪的“催眠”下,躺卧船头铺位上的我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Chenal du Four是夹在法国布列塔尼海岸(Brittany)与孤悬大海中的阿申特岛(Ushant isles)之间的一片隐蔽海域(指在沿海航区内,由海岸与岛屿、岛屿与岛屿围成的遮蔽条件较好、波浪较小的海域,译者注)。但帆船突然降速惊醒了我,我发现自己已滑至床铺边沿,有被甩出的危险。操控桅杆与船帆的绳索不断在我头顶发出飒飒声响,我所在的Grayhound帆船正披波斩浪北去,犹如在满是石头的田地中不停翻土的拖拉机。


    当值班员在甲板上降下风帆降低船速时,他在甲板踩踏的脚步声传入我耳朵。在30节风速的作用下,这艘64英尺长、重64吨的小帆船搏击于惊涛骇浪;当船体的剧烈颠簸消停下来后,我终于可以静躺在铺上,享受着过山车似的上下翻飞。

    终于,有人唤我交接夜班,我起身来到甲板,只见夜空中繁星满斗,这时的Grayhound(完全仿造18世纪三桅海关帆船)正劈波斩浪在英吉利海峡(English Channel)的航道上。我们与许多载重量(超过我们几万吨重)与污染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巨型货轮“并驾齐驱”;这就好比披着风帆的大卫(David)在竖着大烟囱的哥利亚(Goliaths)巨人堆里“躲闪腾挪”。在漆黑的夜里,这就好比一只猫想方设法横穿满是疾驰飞车的高速路。

    我们的帆船上也载有货物,尽管它们的价值与超级货轮相比微不足道:仅有5吨啤酒与葡萄酒。然而,我们船上的人数很可能多于很多大船:舰长、大副、值班负责人、两位甲板水手以及几位付费旅客。这样的描述像是在重现某个历史场景,从某种意义上说的确如此——重现昔日海上贸易的真实场景。这是一种全新创意玩法,它把当今两大潮流合二为一:实际操控传统帆船的假日游的突飞猛进;用帆船载货航行的东山再起。Grayhound刚刚开展首季“生态及公平贸易旅游”(eco-fair-trade tourism),所载货物与旅客共处一船,整个货运过程最大程度利用风速,并以追求最好商誉为目的。

    帆船载货的筹划者是纪尧姆(Guillaume Le Grand),其公司TransOceanic Wind Transport(TOWT)为有货运意向的帆船提供货源信息,同时在几个目的地为该批货源物色相应买家。尽管纪尧姆有五位手下,但他仍亲临杜瓦讷内(Douarnenez)码头帮忙把货物装上Grayhound。

    杜瓦讷内的小巷既窄又陡,两边房子几乎贴面而建,而且能不时看到不远处的大海;这座布列塔尼(Breton)的小港不由得让人想起英国康沃尔的小渔村,但此地日照更为充足,而且盛产沙丁鱼。同样,TOWT正是在此建有自己的配送仓库。进到仓库内后,纪尧姆让我看了葡萄酒、啤酒、茶叶以及巧克力,目前这些是其生意主业。

    他说,帆船货运只适合某些货物:“举个例子,葡萄酒与消费者的理念密切相关,很多因素会影响购酒决定。”他认为:帆船还可能装载有机葡萄酒会让酒更为畅销。“以前的消费者通常并不在意货运方式。”他说,“即便他们真关注这个环节,购酒与否与此并不相干。他们也许希望以最便宜的价格买酒,但它们仍用高污染的飞机与大型货轮装载运送。我们只是说这取决于个人选择。” TOWT运送的货物上都贴有对应的货单号,最终消费者可以追溯整个运送过程,了解相应路线、气候以及航速等细节情况。



    这些原始信息由舰长记录,在Grayhound船上就由魅力十足的马库斯•波默罗伊-罗登(Marcus Pomeroy-Rowden)负责。整个载货航运季安排妥当后,就无需担心船员是否恪尽职守;他与妻子弗雷娅(Freya)还自己建造了Grayhound帆船。

    从付费旅客的角度看,报名参加Grayhound的旅程意味着可以全身心体验航海度假。“我大感意料的是这个旅游项目的火爆程度。”马库斯说。“这是我们第一年推广载货旅行项目,没想到就被抢订一空。”旅客们也并非身穿泳衣懒洋洋地倚躺在甲板上享受型的人。“我觉得他们能身心愉悦地参与其中。”

    旅客在船上有很多亲身实践机会。Grayhound的三根桅杆挂着很多面帆,所有的桅绳都需人工拉拽。整个旅程开始后的最初几天,Grayhound就在杜瓦讷内湾(Bay of Douarnenez)与Avant-Goulet de Brest之间的隐蔽水域航行,这是了解如何使用船上各种缆绳的绝佳机会。

    我们第一晚停靠于克罗宗半岛(Crozon peninsula)的某个遮蔽处,岸上的海滨度假村莫尔加(Morgat)则是灯火阑珊。我们第二晚停靠于卡马雷(Camaret),这座海港曾是前往西班牙圣城Santiago de Compostela漫长艰辛朝圣路的起点。尽管莫尔加与卡马雷两地只相隔5英里,但抵达后者却是历经千辛万苦:由于刮的是西北风,所以我们顶风绕克罗宗半岛(Crozon peninsula)航行时,在汹涌的海浪中足足走了24英里。

    “糟糕透顶”的天气折腾我们还只是个开头。整个旅程第三天,风速减小了,但海潮紧紧裹挟着我们的船,迫使我们进入巨大的Rade de Brest内海时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回。布列斯特(Brest)这个大港口以及有天然屏障的海域,曾在传统帆船业的再度兴盛中立下汗马功劳,今年6月13-19日,随着布列斯特国际海洋节 (International Maritime Festival)的举办,其地位会更为明显,也许届时布列斯特将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传统帆船云集之地。

    去年的国际海洋节上,布列斯特汇聚了560多艘斜桁船与斜桁四角帆船、117艘双桅杆船与纵帆船以及至少25艘三桅型高桅横帆船。活动最后一天,大约3000艘三桅帆船、双桅船、引航船以及小帆船参加了环绕海湾的盛大巡游活动。

    汹涌的海潮直到午后才消停下来。我们又花了好几个小时穿过马库斯所称的“乱石突兀、怪石嶙峋的暗礁区”,扬帆向英国普列茅斯港(Plymouth)驶去。

    夜间横渡英吉利海峡也是险象环生,我们与迎面而来、由几艘拖船拽拉、一艘灯火通明(犹如圣诞树)的豪华游轮擦肩而过。谢天谢地,我们终于安全地迎来了黎明,尽管此时的大海酷似英国画家透纳笔下的风景画:海面上不时浊浪翻飞、狂风大作。我顺势嘟囔了几句糟糕天气,但马库斯则大不以为然。我俩最后算是达成折中看法:天气既糟糕透顶又可爱之极。

    远处的陆地逐渐进入视线,我们的手机又能接收信号了。普列茅斯港的Eddystone灯塔映入眼帘,同时还有周末操练的海军舰艇(马库斯昵称其为“星期六战争”。我们终于成功驶入萨顿港(Sutton Harbour),停泊在其中一个卸货点Hidden Olive餐馆旁。但卸货前,当务之急是整理好缆绳以及美美洗个热水澡。

    遗憾的是,我没品尝过船上装载的葡萄酒,尽管我敢肯定它们定是醇香美酒。但我想告诉今夏在沿海港口城市点酒的那些朋友:要点酒单上由帆船运送的有机葡萄酒。诸位细细品味美酒时,不仅要回味栽种葡萄的特定风土情况(包括湿度、土壤以及日照),而且要好好想想那些一路艰辛运送这些美酒的人。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在线咨询
    分享到: